2017六合今晚开奖135期

股市360]巨亏!牛散11亿买入乐视已“腰斩” 还有定增“连环雷”

2018-02-25 21:24

  复牌后的乐视网(300104.SZ)难逃股价持续跌停的命运,这对于其中的逾18万投资者无疑是个重创。散户阵营中,有着“敢死队大鳄”之称的章建平被打上聚光灯。

  2016年8月份,章建平斥资11.2亿元认购乐视网定增股份,认购价格为45.01元/股,除权后成本价在22.5元/股左右。而若以1月26日乐视网连续第三个跌停股价11.18元计算,若章建平目前持股未变,则账面浮亏近半,之后随着股价的下跌,亏损还将持续扩大。

  搭肩公募基金参与上市公司定增,这与章建平以往持股不超两个季度的打法并不一样,稍有相同的则是,解禁期满后快速退出视线。

  2015年12月开始,乐视网停牌了大半年筹划收购乐视影业事宜,并定增募集配套资金,期间市场对这场交易持有诸多质疑。而章建平与乐视网的公开交集便开始于这次交易。

  2016年8月份,乐视网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告书,该公司以45.01元/股的价格向四名定增对象合计发行1.07亿股,这其中,章建平斥资11.2亿元,认购2488.34万股。由此,章建平跻身乐视网前十大股东之列,以1.26%的持股比例位列乐视网第七大股东。

  章建平认购的股份限售期为12个月,即上市流通时间为2017年8月份。然而,因乐视网计划调整收购乐视影业方案,该公司股票自2017年4月17日起停牌了9个余月。直到2018年1月24日乐视网复牌,上述认购的股票才真正可以在二级市场市场流通。

  但时过境迁,股票的价格已相较之前大幅打折。2016年8月份章建平认购股份之后,乐视网股价一震荡下行。此外,停牌的9个月期间,乐视系危机相继爆发,这让乐视网频频被推至风口浪尖,并接二连三被机构“腰斩”估值。去年11月份,中邮基金、嘉实基金、易方达基金等公募基金纷纷发布公告,年内第三次下调乐视网估值,其中嘉实和易方达给出的调整后价格为3.91元/股,且较多持有乐视网的公募基金给出这样的估值。

  乐视网停牌时的股价为30.68元/股,经过10送10派0.28元分红,除权后股价为15.33元/股。相应的,章建平的持股成本价除权后约为22.5元/股,转增后持股数量为4976.67万股。这意味着,若以机构预估的最低价格3.91元/股计算,乐视网股价将跌幅近75%,章建平账面将浮亏逾八成。

  此前,与章建平一同参与认购乐视网股票的还有三名公募基金,财通基金以17.6亿元认购3910.24万股、嘉实基金和中邮基金则均以9.6亿元认购2132.86万股。随着股价的下跌,这三家机构目前也重创。

  章建平为何许人也?他被称为“杭州著名炒股者”、“敢死队大鳄”,出生于1967年,1996年开始进入股市,从此便造就了一段惊心动魄的传奇。

  在大众的印象中,“超级牛散”章建平的操作手法多为短线操作,这个季度买入,下个季度就卖出,决不多做停留。

  以具体案例来看,海虹控股2004年三季报显示,章建平新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但到当年年报时便退出视线年一季报时,再度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阵营,但第二季度时又不见其身影。类似这样前一个季度新进流通股东名单、下一个季度退出的情况,2005年时在电广传媒、南京港等股票上也出现过。

  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章建平也依旧延续这样的操作手法。游族网络和博瑞的2013年报均显示,章建平新成为前十大流通股东之一,但是到了2014年一季报时,章建平便退出了视线年四季度,章建平成为浙江东日第十大流通股东,但是在2016年一季报中已寻不到其身影。

  据报道,章建平先后进驻国信证券杭州保俶证券营业部、新疆证券庆春证券营业部、东吴证券文晖证券营业部(原为东吴证券湖墅南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浙江)杭州延安证券营业部。

  在章建平参与的数百只股票中,北辰实业和招商轮船常被作为代表性案例提起,据坊间传闻,章建平在这两只股票上获利上亿元。回拨时间至2006年,10月16日北辰实业上市,当日东吴证券湖墅南营业部买入9226.89万元,位居买方第二位;11月9日,北辰实业首次涨停,该营业部再度买入3176.94万元,位居首位;之后又多次上榜,买入的同时也有卖出。

  从北辰实业的盘面来看,2006年10月16日至12月6日期间一震荡上行,累计上涨2.7倍。在此期间,东吴证券湖墅南营业部上榜14次,累计买入2.67亿元,卖出2.12亿元。在操作招商轮船上,章建平也用了类似的手法。

  除了从章建平自身的账户、证券营业部寻找其在市场上的踪迹外,有报道称,方文艳这个账户也是由章建平,两人为夫妻关系。以方文艳为名的账户操作手法也与章建平的如出一辙。

  津滨发展2006年一季报显示,方文艳新进入成为第一大流通股东,到第二季度就不见踪迹了。2007年一季度,方文艳进入正虹科技成为第六大流通股东,同样的在第二季度便减仓退出了。

  2009年7月份,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一纸公告曾让方文艳名声大噪。公告显示,为打击涉嫌短线行为,深交所对托管在东吴证券杭州文晖营业部的“方文艳”账户采取了一个月交易的监管措施。

  同时指出,深交所在实时中发现,“方文艳”账户2009年以来多次出现严重异常交易行为,先后在“万科A”、“*ST生物”、“中关村”等多只股票交易中通过大笔集中申报、连续申报、高价申报或频繁撤销申报等方式涉嫌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证券交易量。

  这些都是章建平和方文艳炒股经历的缩影,关于他俩的故事,还在A股市场上继续上演着。

  恢复上市后的头两个交易日,股价连续大跌超过36%。投机客豪赌恢复上市的迷梦,被复牌后股价狂泻的川化股份(000155.SZ),击成了粉碎。

  停牌长达19个多月的川化股份,于12月18日恢复上市。但复牌的当天,其股价便大幅下跌接近29%,并在次日再度跌停。两天来,其股价已累计下跌超过36%,超过41亿元市值化为乌有。

  川化股份的暴跌,让押注其恢复上市的投机客损失惨重。息显示,停牌前的2016年二季度,多名投资者大举建仓川化股份,并进入前十大股东。而专门押注ST股的“牛散”陈庆桃,也在停牌前增持川化股份。

  川化股份恢复上市后的表现,也折射除了重整恢复上市套利模式正在黄昏。2017年以来,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在恢复上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出现暴跌。值得一提的是,长期停牌、迄今尚未复牌的股票中,也存在投资者在停牌前增持、大举进场的情况。

  息显示,因2013 年至2015 年连续三年出现净利润亏亏损,且2014 年、2015 年连续两年净资产为负,从2016 年 5 月 10 日起,川化股份开始暂停上市,停牌时间长达600余天。

  长时间停牌之后,川化股份迎接投资者的却是巨亏。按复牌前价格计算,经过连续两天大幅些跌,截至12月19日,川化股份已经累计下跌3.7元,跌幅高达36%以上,接近41亿元市值化为乌有。

  2016年一季报牌显示,截至当年3月底,其前十大股东中,除了四川化工控股集团、四川发展控股之外,六名自然人股东蔡鹏持股1.01% , 何海潮、王彦峰、刘世青分别持有0.79%、 0.66%、0.51% ,另三名自然人分别持有0.37% 、0.34%、0.28% ,迪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0.54%。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蔡鹏持股比例降至1%;王彦峰、刘世青持股比例将至0.66%、0.46%,迪盛 、何海潮、徐莉蓉则在前十大股东中消失。而陈庆桃持股比例则升至0.51%, 陈飞、杜锦祥、徐彬则新进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0.26% 、0.23% 、0.22% 。

  破产重整过程中,川化股份进行大比例转增股本,蔡鹏、陈庆桃等人已退出前十大股东,目前持股比例不得而知。若一直持有至今,静态计算,上述投资者最多已亏损1700万元以上,最少的也亏损了近4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二季度加仓川化股份的陈庆桃,在A股市场有“牛散”之称,以大量押注ST股而名噪一时。一家名为仓位在线年以来,陈庆桃的身影,至少在30家ST公司中出现过,除了川化股份,在*ST新梅、ST常林、*ST云网、*ST柳化、*ST宝实等均有大量持仓,其中持股数量最多的超过1200万股。

  押宝ST股的过程中,陈庆桃既有豪赚的经历,也有马失前蹄。而一次持仓ST股失利,是在长航油运(600087.SH),由于未能保壳,该公司最终退市。而在2017年6月,当时的*ST新梅(600732.SH)虽然重整成功,复牌首日盘中虽然大涨27.77%,但最终还是下跌0.28%。而按2016年6月底持仓数量计算,短短两天时间里,陈庆桃已在川化股份浮亏近900万元。

  由于重整完成后恢复上市首日,不设涨跌停的制度,此前一些暂停上市的股票,恢复上市后出现暴涨,个别股票复牌首日涨幅更是高达700%以上。极为可观的收益,让投机客对此类股票趋之若鹜。

  息显示,最近两年来,破产重整完成后,恢复上市首日涨幅最大的是长航凤凰(000520.SZ)。2015年12月18日,长航凤凰恢复上市首日大涨约738%。而协鑫集成(002506.SZ)恢复上市首日的涨幅,也高达594%。

  但进入2017年之后,此类股票恢复上市首日的涨幅大幅缩小。如*ST新梅,今年6月复牌首日,其盘中涨幅虽达27.77%,但最终还是下跌0.28%收盘。此外,恢复上市第一个交易日大跌的,此前也有先例。今年7月31日,暂停上市一年多的ST常林(600710.SH)恢复上市交易,当日大跌19.3%以上。

  上述情况的出现,正在让恢复上市套利模式失灵。根据息,目前沪深两市仍有*ST华泽(000693.SZ)、*ST新亿(600145.SH)等股票停牌超过一年半。其中,*ST新亿停牌已经超过两年。

  公告显示,*ST华泽2016年3月1日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至今后已经超过一年半,但其近期披露公告,鲜有与复牌有关的内容。而在其停牌前,也有部分投资者突击买入该股。

  公开披露信息显示,截至2015年12月底,农业银行-中证 500 交易型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持有*ST华泽 117万股,到了2016年3月底,持股数量已上升至139万股。而华商智能生活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虽然在2016年一季度减持了部分持仓,但华商稳健双利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却在同期进场,买入80万股。此外,苏娜、郭文萍两名自然人,也在2016年一季度买入67.9万股、64.7万股,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行列。

  停牌已经超过两年的*ST新亿,也存在类似情形。息显示,截至2015年9月底,徐开东持有该公司313万股,而2015年12月底则增加至484万股。另一名自然人王健,持股数量则从2015年9月底的175万股,增加到当年12月底的189万股。此外,新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的,还有一家券商客户信用账户,持股数量201万股。目前,*ST新亿复牌仍然遥遥无期。